阿西王子

我和崔荣珠搞对象

我是真的不懂有那么一种人,比如说有人说“喜欢xx的大都是女生”,“大部分男性都会喜欢吧”,她就会在弹幕里或者评论里接“我周围的女生就不喜欢啊”,“我朋友一个男的,就不喜欢”之类的话,我认为前面说“大多数”“大部分”的人是根据现状和分析得出的大致结论,并没有地图炮,你拿你身边的个例和小部分个例上去就是一顿否,这他妈不是杠精是什么哦,b站用户脑子越来越不好用了

【伉俪】不露(伪现背)


*脑洞来自朴珍荣不露肉的老梗
*片段灭文,所以贼jb短
*俩人只是普通队友关系
  

  
    他们的保姆车永远塞不下七个人,作为最后退场的成员,朴珍荣和林在范被安排到了另外一辆暂时租的轿车里。
     比起隔壁那辆移动迪厅,小轿车是清静不少的,但是这辆车的空调似乎坏了,他们俩冲破仲夏夜凝固的空气打开车门是扑面而来的还是一股热气,司机和经纪人分别坐在驾驶和副驾驶等待,车顶橘黄色的灯并没有起到什么照明作用,反而把狭窄的空间塞上一层令人窒息的蜂浆,呼吸时都要堵满口鼻。


 
    林在范感觉朴珍荣非常明显地瑟缩了一下,传达出一个他一点也不想进去的信息。
    确实,他们刚下演出,露天的场馆也没有空调,穷嗨了那么久早就被汗水泡过几轮了,林在范猜朴珍荣的抗拒也许全无意识,因为车里的憋闷气确实非常让人难以忍受。
  

     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乖一点好,司机和经纪人哥也扛着酷暑在车里等了他们不短的时间。林在范这么思考着,脸上和朴珍荣一样无法自控地紧紧绷住,还是暗自揽住企图后退的朴珍荣。
  
    “快进去吧。”他凑近对方汗淋淋的后脑,半是商量半是命令地说。
  
     林在范跟在朴珍荣后面钻进了车后座,车厢味和无法散去的汗味让他隐隐作呕,但还是非常懂事地道了歉,然后立刻打开车后坐两边的玻璃。
    
    车子发动的时候林在范听到身边朴珍荣小小地干呕了一声,尖刺沙哑,转而又被那人用手掌狠狠闷了回去,他俩这时正并排挨着,胳膊碰在一起,林在范把自己汗津津的无袖T悄悄卷到了肚脐上面好透一点风,他通过这个细微的动作磨蹭到套着一层皮夹克的朴珍荣的手臂,摩擦出扎牙的声音。
  

   
    裸露的皮肤接触到了因为车子开动而形成的风,这让他稍微清爽了一点,连带着脑子和视野也清晰不少,林在范不动声色地撇了一眼朴珍荣,对方在暖光灯下面窝着,眼皮死气沉沉地低垂,头发汗湿成缕,倔强地裹着那件皮衣。
  
   朴珍荣不露肉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约是很早以前就形成的微不足道的习惯,他们一起成长,朴珍荣的变化天翻地覆,林在范来不及去逐一了解。


  
    林在范久违地用若干年前的眼光去审视那个大汗淋漓的家伙,然后伸手捅了捅朴珍荣。


  
    这么热还不脱,那不是缺心眼儿吗。


  
   
    “珍荣、珍荣。”他用喑哑地小声提醒,“把皮衣脱了。”
   
    朴珍荣似乎花了几秒的时间去反应他说的话,然后慢慢地直起身子来,怕惊动什么似的,小心翼翼地松了松胳膊,让那件厚重的皮衣从肩膀滑落到手肘处,露出里面的无袖内衬和一截胳膊。
  
    那是一种怪异又性感的状态,朴珍荣确实比在镜头前能放开一点,但是从动作看又不是那么能放开,半遮半掩的,神情却是因为细微的凉快而不自觉地松弛了一点。
  
    这种半吊子并且狼狈的样子在朴珍荣身上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他即便是在平日的打闹和折腾里也鲜有衣衫不整的时候,现在这样大约是真的被热到失心疯了。
  
    朴珍荣没有注意到林在范在打量他,或者说林在范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直接又有点露骨的目光,大概是真的太热了,头昏脑胀,行为活动全靠意志。
  
    朴珍荣是好看的,即便脸上的脂粉被汗水浸泡脱落,也仍旧眉眼干净,嘴唇因为高温而鲜艳更甚。抛去这人平时搞事时候装腔作势的无辜,纯真和性感是在他身上完美并存的。




    
    他凝成缕的刘海被风吹得微微晃动,就连汗水和潮湿感都讨人喜欢。
  
    只是林在范的观察并未持续很久,他们暂时过夜的酒店并不远,所以对于车里几个人的痛苦旅程也草草结束,朴珍荣的身体还慢半拍似的,待了十多秒才想起下车。
 
   林在范看到对方匀称并且结实的胳膊因为支撑坐起而绷紧又松弛,那块肉和黑色夹克衬起来白的扎眼,朴珍荣侧过身去开自己方向的车门,林在范下意识凑过去,并没有去开自己身边那扇门的打算。
   他追着对方裸露出来的后颈和肩膀,听到车门打开的清脆声音,他因为那个声音颤抖了一下,闻到来自朴珍荣身上汗水和皮革混合起来的让人眩晕的气味。
  
    林在范觉得自己意识在那一瞬间有点模糊,他的双腿发软,手握住朴珍荣拉住车门把头的手,整具身体覆盖在对方的后背上。
  
    他在黏腻的汗水和混乱的状态下,低头不动声色地吮了一口朴珍荣裸露出来的肩膀的皮肉。

  







  
   
    下了车就是重获新生,空气蓦然明朗开,另一辆车里的成员们陆陆续续钻出来,聚集在一起朝他们走过来。
  
     四周嘈杂,朴珍荣安静地穿好夹克,把胳膊和肩膀挡得严实,他转过身来朝着林在范身后的成员们走过去。
  
    “哥,你刚才亲我来着?”然后他走过他,态度平常的发问。
    林在范也回身,盯着那几个吵闹的朋友朝他们逐渐靠近,随意地回答——
  
    “没有啊,你热傻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耸肩,否认着回答了对方荒唐的问题。
  
    
    自己的非分之想简直比朴珍荣半裸出境还天方夜谭。
    林在范跟上朴珍荣的脚步,和其他成员汇合,并且商讨晚饭要如何解决。




   
 
—e.n—
  
   百分之八十都是我对朴珍荣的意//淫。

我还是好喜欢崔荣宰啊😭😭😭😭😭😭😭😭

有的人写文真的像名著

上大号来哭诉国产cp真难写,让我自经丧乱少睡眠。

追星真累,只想嗑cp.

现在贴吧存下的稿想拿来改改的时候发现全被吞了是一件肥肠mmp的事儿。

【宜嘉】末日狂欢1—4(二设)

只存稿不更新

发了三次被lof气哭。

明明什么都没有。
真的没有车,我不骗人的。
  

我说一句mmp

深夜的哭诉。
为什么我嗑的cp不是没粮就是发屎。

【宜嘉】驾驭法则(警♂察♂叔♂叔×不良少年/存稿)

高一玩儿大的黑历史。
写到十三章左右不写了,贴吧发过又删了,发现吧里屯的文被吞了好几块mmp。
搁在LOFTER里存好了顺便补补没准以后能完结。
【高亮】这只是存稿只是存稿只是存稿不更新不更新不更新。
#ooc和bug满天飞,我不知道警察叔叔具体咋工作的我就按我初中学校旁边那个派出所写了。
 
——
 
 

C1。
   段宜恩是一位人民警/察,工作地点是振华高校旁边的一个派出所。

   他本来是重案组的,原来单位是市中心的公安局,后来因为出任务受伤了于是作为局长的他爸爸就把他给调到这小破派出所来了。

   对,他爸爸是全市公安局总局长。

   段宜恩因为这事儿跟他爸爸闹了一个月的别扭,但他爸爸爱子心切强行让他收拾东西到这么个小派出所,薪水不高,就是不玩命。

   段宜恩倒是不在乎能拿多少钱,他们家向来不差钱,当然他爸没有以公谋私过,他小时候在老家偷了邻居家苹果树上一个苹果还被他爸劈头盖脸一顿骂呢。

   咳咳...扯远了。
   段宜恩确实不在乎能挣多少钱,他就是觉得自己天天在这么个小破地方窝着白瞎了他在武警学院受过的那几年训练。

   不过活清闲多了,气氛也不跟在重案组似的那么阴沉了,同事人也都挺好,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个慰藉。


   段宜恩吃干净最后一口泡面就看见朴珍荣领着俩人进来了,都鼻青脸肿的,穿着隔壁高校的校服,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比段宜恩还高,染着一脑袋棕毛,左耳穿了个耳环,高鼻梁,眼睛天生含笑似的眯着,薄唇微抿,脸色难看的很,但是长得贵气极了,身材修长双腿也修长,是个不多见的帅哥,就是脸上的伤有点儿煞风景;另一个气质就截然相反了,比那高个儿的矮了得有大半个头,头发被固定成背头估计是因为打架有几缕松开掉在额前,眉眼清俊,长的倒是挺耿直,校服背心的袖子圈起来露出结实的小臂肌肉,眼圈让人给揍青了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无所谓的表情像没有痛觉神经一样,插着个裤兜一脸坦然,下半身校服被改过,一条裤腿给挽起来了,小腿裂了个口子往外流血,段宜恩看着都疼。

   朴珍荣坐在他俩跟前,嗤笑了一声:
   “好么家伙,上回你俩还是因为在学校打起来伤着主任给送进来的呢怎么这回站在一块打别人了?不打不相识?”

   段宜恩把泡面杯搁回桌上,扭头看着朴珍荣问了一句:“怎么了?”
  

   朴珍荣把椅子拉到他自己身边让段宜恩并排跟他一块坐他俩跟前。

   “呦,荣哥,这新来的?以前没见过啊。”矮个那小子看见段宜恩两眼兴奋的直发光,打量了他一会儿毫不避讳地开口就问。
   段宜恩乐了,心说这还是个常客,估计比自己来的都勤。

   “是呗,姓段,是不是挺帅?”朴珍荣问他。
   “帅!”那小子乐着回答。
   “帅你大爷!”朴珍荣立刻垮下脸照着那人的小腿就踢了一脚。
   “哎呦!”那人后退了一步惨叫出来。“荣哥你轻点儿!还没好呢!”
   那边儿那高个儿始终没说话,也往后退了退,一脸嫌弃的看着那个矮个儿。
  
  “别搁这儿吊儿郎当的!我到下班儿点儿了,我表哥那边儿有点儿事叫我,我得赶紧走,这俩小子就给你了啊老段。”朴珍荣收脚起了身,揉了揉矮个儿的头发,把他本来就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了。“宜恩,这小子不要脸你就别惯着他,别给他甜头。”朴珍荣抓着外套走到门口又回头嘱咐了一句。
   “行行行你走吧,我有数。”段宜恩咧着大嘴冲他挥了挥手,朴珍荣才放心的转身出门。

   段宜恩心想这不就是让他自己看着办么,朴珍荣一看就跟那小子关系挺好,怎么着都得放人,记个名儿录个口供得了。
   他把视线放回那俩孩子身上,打量了一下,气氛有点儿尴尬。他回身扯过桌上的圆珠笔和名册。
   “名字。”段宜恩木着脸说。
   “金有谦。”高个子也僵着一张脸说了自己的名字,声音出乎意料的有点儿少年味,鼻音软绵绵的,听着很舒服。
   段宜恩又抬脸瞅着矮个的那个,意思让他告诉自己名字。
   那人干笑了几声,凑过来说了句:“段警官。”
   “别套近乎,名字。”段宜恩瞅他狗腿的样有点儿膈应。
   “我叫王嘉尔,您都不用问,这小本往前翻那几页记得都是我。”
   段宜恩往前翻了翻,除了最靠后那一行上多了个金有谦之外剩下都是他一个人的名字,备注无一例外都是打架。

   好家伙,估计局子抽屉里有几盒烟都让他给知道了。
   段宜恩半是嘲讽半是好笑地扯了扯嘴角,抬手把金有谦和王嘉尔的名字又写了一遍然后抬头看着王嘉尔开口:“你是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局子被你承包了吗?”

   王嘉尔嘿嘿笑了两声,冒着傻气的那种。
   段宜恩在后面备注上意思意思标识了“打架”俩字,他把本子和笔搁回桌上,然后瞅了瞅王嘉尔开裂的小腿,起身让俩小孩坐在凳子上,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卷纱布,也不言语,拿着双氧水拧开瓶盖倒在王嘉尔小腿上,液体在伤口上呲呲冒泡,疼得王嘉尔呲牙咧嘴的。
   “woc疼疼疼。”王嘉尔一脸狰狞的蹬了蹬腿。
   “活该疼。”段宜恩拍了拍他的腿,拿着纱布裹他腿肚子。“你也真是行,那么多次打架进局子都没进医院。”
金有谦坐的端端正正好整以暇地瞅着他俩。
王嘉尔不太自在的瞟了瞟旁边坐着的金有谦,乐了两声没回话。段宜恩也闭上嘴不说话了,就安静的把人的腿给包好了。
“得了,也没你俩啥事儿了,自个儿能回家吗?”段宜恩把纱布系了一个结,站起身来扯了扯衣领。
“能!”王嘉尔立刻把头点的跟筛子似的,想站起来可惜腿没法使劲。
段宜恩叹了一口气伸手两只胳膊穿过王嘉尔的腋下把人从椅子上给抬起来了,王嘉尔软了吧唧的就靠在段宜恩怀里。
段宜恩拍了拍王嘉尔后背笑出了声音:“小子身板挺结实。”
说完就把他搭在站起来的金有谦身上,金有谦架着他转过身去。
“你们俩这么晚了能自个回家吗?”段宜恩还是有点儿不放心。
“我们出去打车就行,不用麻烦了。”金有谦头也没回疏离的回答了他一句。
段宜恩看着金有谦也挺靠谱的也就没再追出去。
王嘉尔回头又冲段宜恩挥了挥手,一口白牙在夜色里差点儿晃瞎了段宜恩的眼睛。
段宜恩冲他点了点头,精神有点儿恍惚。
[这小子长的还挺好看。]段宜恩心想。
  





  
C2。
距上次见王嘉尔大约两周了,这空档中他也没少来,不过段宜恩这俩星期段宜恩事儿有点儿多,没怎么值班,因为他退队手续在到这边来之前没办。
重案组本来人就少,精英多,机密也多,突然之间他就因为负伤被调走了,走得太急,退队手续,负伤认证,医院证明,保密书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得签字,签完字还得盖章,段宜恩觉得自己当初去美国训练时候办的手续都没有这个麻烦。


不过好在他爹是总局长,他除了签字儿跑腿之外到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应酬。

今天终于把保密书签了字又送回小组去了,天刚黑,他以前组长林在范当时刚下班,说要带着他出去吃顿饭,以前在组里的时候林在范就挺照顾他,为人也仗义,段宜恩是肯定不能推脱的,就跟着去了,没选什么大饭店,俩人就找了个排挡烤肉吃面,林在范以前在重案组里已经算是个能活跃气氛的人了,所以段宜恩也乐意跟他在一块待着。


估计是因为又看见段宜恩了,林在范看起来心情挺好,但是因为开车就没敢喝白酒,要了两罐扎啤,段宜恩伤没好透就没喝。借着酒劲,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林在范话也多了起来。

俩人聊得热火朝天,林在范说了不少最近的案子,还说组里少了他行动的时候费劲不少。

“唉,宜恩啊,你等伤养得差不多的时候咱跟局长说说把你调回来吧,我们这边儿干的活接的案子确实是危险,但是前景深啊,组里真不能缺你,近身肉搏的专主儿本来就不好找,你还走了,我说句不好听的,就你窝在那小派出所里,那不就是糟践吗?时间长了,就养废了。”林在范喝了一口啤酒,重重地叹出一口气来,看着他,把话说得语重心长。
段宜恩也没言语,看着林在范,笃定地点了点头。林在范噗嗤一声笑出来,拿着拳头锤了锤段宜恩左半边肩膀。

段宜恩在出任务的时候,受伤的是右肩膀,让犯人紧紧抵着皮肉放了一枪,子弹从后肩穿出来,蹭到了骨头,打穿了肌肉,差点让神经线坏死。
不过好在只是差点。他住了四个月的院,出院之后就直接被他亲爹扔进了离市中心老远的小派出所里,他也不甘心,他在武警学校是以第三的名次毕业的,推理素质身体素质专业素质都是一流的水平,委屈在这么个小破地儿,段宜恩也闲得发慌。


他也生怕自己慢慢习惯了,被安逸磨平了棱角,到最后任由他爸给他铺好路子。


俩人对视了一会儿,林在范刚想张嘴说话,就听门口有人骂街,然后厮打的声音就传了进来。林在范眯着眼向外瞅了瞅,门口围了一群人,俩人高马大的男人貌似跟个高中小孩打起来了。店长着急忙慌往外跑去阻止,他拨开人群不耐烦的轰人。
  

段宜恩本来是不想去的,但是林在范跟见了鬼似的腾家伙就站起来冲着外面走过去了,段宜恩也只得跟出去。他们俩人挤进人群,林在范冲上去就把那高中生扯出来了,那俩大个儿还要冲上来,段宜恩上去横过一只胳膊就给拦下了。


那俩大个儿没往前走,红着眼瞪段宜恩,张嘴就骂骂咧咧的:
“跟TM你有什么关系!别挡老子道!信不信一脚踹飞了你!”
段宜恩心里那火噌就上来了,从小到大他哪这么被人骂过啊,他就听不得一句难听的话,抬头瞪了那大个儿一眼,语气也冷冰冰的:“当街欺负高中生,你想进局子?”


为首的那个不以为然,语气嘲讽:
“哈!这地界儿局长都得管老子叫爷爷!你说你一上班的不好好吃饭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你以为叫警察老子就怕你?”

段宜恩心里冷笑了一声想我爸什么时候有这么个装丨逼的爷爷。

见段宜恩不言语了,那大个以为他怂了要扒拉开他,谁知道手还没沾着他衣领就被段宜恩一拳干鼻梁子上了,那大个儿捂着鼻子惨叫一声,鼻血当时就开始往外冒。

人群开始起哄,排档老板惊呆了。


后面那个当时就急了,骂了声操扯过段宜恩就要揍他,段宜恩木着脸一脚踢他膝盖窝上,那人痛叫一声跪下了,段宜恩照着他的肩膀又是一脚直接踹趴了那人。


人群中的小姑娘尖叫此起彼伏,喊得段宜恩耳根子都热了。

躺着的大个儿疼得都起不来了,后面流鼻血那个也看傻了。

这时候林在范过去拉开了还要过去再补一脚的段宜恩,那高中生跟在他后面。


“你们俩快走吧,再闹事儿我就单独请你到我们单位喝茶。”林在范掏出随身带着的警察证在他俩跟前晃了晃。

被踹的大个子丢了面子,被流鼻血那个搀扶着站起来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充他们吐口唾沫。段宜恩被拦在林在范后面,眼里的戾气还没散干净。人群散开了,大排档又重新热闹起来。

“我去,哥你真帅,两脚就把那王八蛋撂了,”那高中生扯了扯段宜恩的衣袖,语气充满崇拜。段宜恩回神一瞅,那人不是别人,是王嘉尔。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段宜恩挑了挑眉。
林在范扬手给了王嘉尔一个暴栗。
“你臭小子还说,没事儿就给我瞎惹事儿。”林在范恶狠狠地骂他。
王嘉尔爆了句粗口捂住脑袋,跳到段宜恩身后。
段宜恩回身瞅着王嘉尔:“你们还认识?”
王嘉尔撅着嘴揉了揉脑袋:“他是我表哥。”
段宜恩呵了一声。



世界真小。


“你们认识?”林在范又对着段宜恩说了一句。
“这小子我们派出所常客。”段宜恩平静地卖了王嘉尔。
林在范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段哥你和我表哥也认识?”
“我们以前是同事。”
王嘉尔表情复杂起来。


林在范叹了口气,开口:“天这么晚了你一小屁孩老在外面瞎晃悠什么?走我开车带你回家。”
王嘉尔立马从段宜恩后面紧紧抱住他,一副癞皮狗的样子。
“我不回家!”王嘉尔大声说。
“你找揍是不是?”林在范脸立刻就黑下来了,看样子是真要动手了。
“你揍我啊!”王嘉尔仍然紧紧抱着段宜恩的腰不撒手,声音大的引人侧目。
林在范抿着嘴上去要拎人,却被段宜恩拦下来了。


“要不这样,今天晚上我带着他回我家得了,你现在给他扔家去不也是折腾你吗,别弄的你心烦他也心烦。”段宜恩和事佬似的开口说话,顺便安抚了一下气不顺的林在范。“我这就打车带他走,你开车回家吧,早点休息,这小孩我明天给他送学校去,人搁我这儿你还不放心吗?”
林在范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天色也不早了,点了点头:“我知道人放你这儿我是没什么不安心的,但是这小王八蛋太suó。”
  段宜恩把他送到车上,林在范把车窗摇下来:“那他麻烦你了,惹你生气了就揍他,要不然他蹬鼻子上脸。”
王嘉尔瞪大了眼睛冲他皱了皱鼻子。


“知道了,我有数,你走吧。”段宜恩始终温和的笑着,看着林在范开了火。


“那回见。”
“回见。”
 
 


—mmp第三章就被吞了我还得重打到这儿先封—
  
这真的是个特别扯淡没有逻辑的文。